记得有一次我陪我女人去图书馆借书,女人在看

小编:记得有一次我陪我女人去图书馆借书,女人在看书,我在看女人。我听到距我不远的座位上有两个学者模样的人在边翻资料边谈话,其中一人说投资方要求这次的报道要尽量真实,但必

 
  记得有一次我陪我女人去图书馆借书,女人在看书,我在看女人。我听到距我不远的座位上有两个学者模样的人在边翻资料边谈话,其中一人说“投资方要求这次的报道要尽量真实,但必要的时候可以以假乱真”,另一人说“对,可以夸张,但必须感人,你看看我
这一段这样写是不是有点广告嫌疑?”……“这个不管,我们就是要通过真实的情感故事将客户的产品卖出去,至于这个产品是真是假那不是我们媒体的事。”……“后天就要见报了,我得抓紧了,两万字呢,搞不好又要扣奖金了”……
  我当时真想过去踢死这两只狗。想想还是算了,踢死他们我还要偿他们的狗命,却苦了我心爱的女人。
  当新闻联播以“永远地丰碑”代替了“历史上的今天”,我看着他们的英年早逝想到了你们的老奸巨滑,我想说:烈士的鲜血是用来警示后人的,而不该被用作粉饰政权。
  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中国人乐此不彼的两大彩票与短信游戏,简直就是抢钱。
  体育彩票卖得火吧,体育运动水平却一直停滞不前,甚至个别项目还出现了滑坡;福利彩票吵得欢吧,人民的福利却得不到丝毫保障。选号的人排起了长队,卖票的人忙着点钱;投机分子中了大奖,广大彩民血本无亏。好逸恶劳的人做着发财梦,游戏庄家在打着如
意算盘。早已被人识破的骗局为什么总能屡屡得逞,说到底还是智商出了问题。
  股票的阴谋失效了,短信的伎俩又来了。怎么老有人用这么低级的下三烂的手段来糊弄幼稚的劳动人民呢!我不知道,不知道这样的闹剧还要持续多久,这跟火车站的骗子与公车上的小偷有什么区别,怎么就没人管呢?生为中国人我深感不幸。郎闲平出来说几句实
话都不行,非要逼着我们听张维迎放屁,我几乎看不到真理,似乎所有人都成了植物人。看来我必须弃艺从文了。
  中国人一开始其实是很单纯的,后来日本人教会中国人同性恋,当同性恋成为一种时尚山西人煤矿就不解地爆炸了;刚学完铁人王进喜,大庆油田就没油了;三毛好不容易学会理发,温州发廊就开始卖淫了;卖着卖着就卖出个李湘,湖南卫视火了,一把火将何窘烧
去了北京;北京出事了,说凡是90年前一年毕业的大学生都不包分配,永远打入冷宫,你说冤不冤吧,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到最后却成了蹬三轮儿的;谁说蹬三轮没出息的,人蹬着蹬着就蹬出个李登辉;陈水扁不要搞台独了,如果走蒋中正的路最后一定也会死在性病上;
性病是一种流行,永远也成不了文化,而非典本来只是一种流行,到后来却被人说成了一种SARS精神,那么多死人的性命到最后却成就了这么一种伟大的精神?
  贱!
  中国人的智商确实存在问题。
  越是智商低下的人越是喜欢玩数字游戏与脑筋急转弯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ssgg168.com/a/laoziyouqianwanrenxianshangyouxi/2018/0514/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